英超变“美超”想看纯粹的足球只能去沙特了?

今年夏天的英超转会窗流行“关起门来自己玩”,哈弗茨、赖斯、科瓦契奇、芒特等炙手可热的球星全部在英超内部消化。这是自然选择的事情,毕竟英超的经济体量已经远超其他主流联赛,

有意思的是,弗洛伦蒂诺要带领美国资本打进欧洲,他们实际上面对的对手正是美国自己人——上赛季英超20队当中,有曼联、阿森纳、利物浦、切尔西、伯恩茅斯、水晶宫、富勒姆这7家俱乐部是美资。加上曼城、阿斯顿维拉、利兹联也拥有美国资本的股份,可以说英超实际上已经变成“美超”,成为美国资本角力的地方。至于欧超?那不过是没分到蛋糕的人想要打土豪,从别人碗里夺食而已。

不仅是英超,应该说随着疫情击溃了本就大厦将倾的欧洲足球经济底座,美国人正挥舞着金融大棒全面抄了欧洲足球的底。除了皇马巴萨是国企、拜仁受困于50+1、尤文图斯是阿涅利家族最后荣光的遮羞布,堪称投资政策最保守的意甲都有了6家美资俱乐部,欧洲足坛很明显已经彻底改姓了美。

西风压倒东风,带来的是三观上的冲突,这最明显的一点就体现在花钱上。不要觉得英超的美国人经常大手笔,就觉得他们多阔绰。实际上他们的大手笔得益于英超强大的造血和经营能力。曼联从被格雷泽家族接手之后,总共被提走15亿英镑。即使是这样,红魔依旧可以凭借强大的商业能力和英超分红,干出8000万买马奎尔、破亿价格买桑乔和安东尼这样的蠢交易,难怪被球迷戏称为“易(亿)建联”。

表面看起来,美国商人玩的是“多赚多花,少赚少花”的买卖,实际上他们玩的就是低买高卖,主打性价比去创造额外的价值的把戏,也就是大家熟悉的“魔球理论”。

简单介绍下魔球,它是(Moneyball) 的音译说法,起源于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的奥克兰竞技。为了更全面分析球员表现,以便在引援市场上降低风险,也为了更好地编排战术打法、分析球员技术特点,奥克兰运动家经理比利·比恩大胆拓展思路,采用数学建模的方式分析数据,找到了理论上最适合球队的战术,并依托于这一战术为每个球员量身打造技战术任务,最终创下了20连胜的神奇纪录。

此后,利用数据分析球员特点的这一理念不断扩大升级,甚至拓展到了引援层面。针对球队资金不足、主力屡屡被高价挖走的问题,在耶鲁大学经济学硕士彼得的帮助下,比利·比恩巧用数学模型,为球队找到了一条正确的发展道路。

也就是说他们在引援时不追求高价球星(甚至完全否定引入高价球星),而集中注意考察那些名不见经传,但极具潜力的年轻球员,以便先人一步将其签下。为了培养年轻球员,甚至可以舍弃部分战绩,待到培养成型,也可以接受以相对高昂的价格出售。

以利物浦为例,别看他们各种砸高价买球员,但是在引援过程中,球探小组、专业团队、总经理和克洛普在一起会研究球员的数据模型,最后再拍板要哪个球员,即使是萨拉赫这样前“世界第三人”也逃不过美国人的魔球玩法。

2011年,由贝尼特·米勒执导,布拉德·皮特主演的《点石成金》上映,向世界讲述了比利·比恩如何率领一支小球队以小搏大、力抗其它薪资总额比他们多上数倍的大球队。

从运营角度来说,魔球迎合了资本“利益至上”的理念。英超的布莱顿和布伦特福德依托于数学模型、数据分析建立起一支预算不高、但竞争力极强的优秀球队。无论是球员收购、球员发展和场上战略,甚至是球票出售、场地维护等琐事,都能凭借着魔球理念得到利益效率最大化,从成绩到营收都达到了小康标准。

这看上去是解决当下欧洲足坛低迷状态的一阵强心针,不过问题来了:传统欧洲足球的那些豪门没有人是为了性价比去踢球,他们更想看到的是更想要看到堆砌球星、问鼎桂冠的喜悦。美国人鼓吹的“低买高卖”、“赚钱至上”、“冷酷无情”的魔球又是什么东西?在欧洲建立王朝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高投入才有高汇报。

在这方面反差最大的无疑就是AC米兰球迷了,他们的前老板贝卢斯科尼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花重金打造了N套无敌之师,包括并不限于荷兰三剑客、世界最佳防线号、意大利国家队半壁江山、金球先生组合……应该说,贝卢斯科尼是欧洲金元足球的始作俑者。

经过了中国商人李勇鸿和“高炮”埃利奥特基金的蹉跎,AC米兰兜兜转转地来到美国商人卡迪纳莱(红鸟)手中。这位意大利裔美国人在收购之初明确表示,将会为米兰引进美式风格的体育文化,在营销、基础设施以及技术、体育、医疗加大投资,从而彻底改变AC米兰。

一开始,红鸟为了保证整容稳定,并没有做得过分。可逐渐,美国人玩体育“赚钱及效率最大化”的打法在红鸟集团对于AC米兰的运营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见惯大场面的马尔蒂尼看来,联赛冠军、欧冠四强已经是这套阵容的极限,已经没有继续提高的可能了。如果要想在竞技上得到突破,就必须投钱。但红鸟认为,不仅马尔蒂尼看上的弗拉泰西价格过贵(3500万欧),他另外看上的日本国脚镰田大地也水平堪忧。加上马尔蒂尼认为托纳利等主力是不可触碰的队魂,而在红鸟看来,只要钱到位,没有不能卖的人。最终,马尔蒂尼这个一家三代都效力AC米兰的忠臣只能黯然离队。无独有偶,同样是“一人一城”的罗马队长托蒂也是在美国资本收购俱乐部后,被美国老板清洗出队的。

其实这就是魔球理论,或者美国体育的核心体现。正像《独立宣言》签署人塞缪尔·亨廷顿所言:“只要价钱合适,资本家会出卖绞死自己的绞绳。”一切体育业务上的事情都是生意,既然是生意,那没什么情面可讲。

也就是说,这是一场美式现代主义和意式浪漫主义的冲突,一场“腥风血雨”的冲突。

其实,美国人玩的这些东西很新鲜吗?欧洲足坛的中下游球队、非主流联赛球队早就将所谓的“魔球理论”付诸实施,德甲的多特蒙德、莱比锡红牛;葡超的本菲卡、波尔图、里斯本竞技;荷甲的阿贾克斯、埃因霍温、费耶诺德;甚至本赛季的布莱顿都将魔球理论融汇贯通。本菲卡22-23赛季两个转会窗收入就高达2.6亿欧元;多特蒙德接连卖出大几千万的球星;莱比锡红牛6个球员卖出3.3亿。将挖掘潜力新星、扎根青训视为安生立命的法宝,这何尝不是魔球理论的另一番体现呢?

然而美资的球队成绩怎么样呢?近十年来五大联赛中的美资球队只有利物浦和AC米兰各拿了一次联赛冠军,其中AC米兰那次是靠运气,利物浦那边则是凭借英超排名第10的净投资,硬是3度进入欧冠决赛,夺取1次冠军,可以说这些功绩都是主帅克洛普的,和利物浦背后的控股公司芬威集团没什么关系。

实际上,红军更像是芬威的赚钱工具。过去的5年中,芬威是英超俱乐部中收入最稳定和财政最健康的球队,他们每年的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都超过7500万英镑(除去疫情年份)。芬威几乎完美复刻了美资心心念念的魔球理论,将低投入高回报演绎到极致——过去五年,红军的净所有者资金(芬威投入俱乐部的资金,减去以股息形式取出的资金)是英超中第二低的-3700万英镑。

在格雷泽家族治下,曼联一直是自负盈亏,还时不时被吸血鬼老板薅羊毛,俱乐部过去五年的净所有者资金排名英超倒数第一,为-1.55亿镑,也就是说他们一分没花,还从俱乐部账户上划走1.55亿英镑。而在格雷泽家族通知俱乐部这20余年中,曼联总共被拿走15亿英镑。

难怪球迷们纷纷表示“魔球正在毁掉欧洲足球文化,甚至毁掉欧洲足球!”其实大家并不用慌,欧洲人这种砸钱玩法逐渐被沙特人学走,你欧足联管的了欧洲俱乐部,可却拿亚洲的沙特没办法。

难怪有欧洲记者表示“欧足联成功击退了欧超联赛,但现在沙特阿拉伯正在建立‘沙超’。这一次欧足联无能为力。”

日本国民护具品牌HOLZAC护道俊研发的护膝产品以独有的硅胶外置设计来对关节施加有效压力,同时结合舒适优质的面料实现与关节完美贴合,让使用者运动起来轻松自如,无紧绷不适感;与传统护膝相比,护道俊的护膝轻爽透气,穿戴简单,不松懈、不滑动、不脱线、不勾丝、不卷边,防过敏;冬天保温暖,夏天不闷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